瑞典高尔夫,穆菲尔德1号洞难倒众多球手

瑞典高尔夫,穆菲尔德1号洞难倒众多球手

  Ljunghusen高尔夫俱乐部共27洞,我们打了其中的18洞。从第1洞发球台远望,球道平坦,一眼能看到果岭。同组球友一下乐了,说:“轻轻松松80杆。”他开完球,球直奔长草而去。他还不觉得什么,等找球的时候,他傻眼了。这里的长草密而深,就算仔细盯紧了落球点,丢球的可能性依然很大。对自信满满的长打球手来说,因为没有国内的专业球童找球,若开球上不了球道,就绝对有丢球罚杆的威胁。前两洞下来,我们不敢小视这个球场,在开球时格外小心,结果前九的成绩都还不错。到了后九洞,因为是拖车行走的关系,体力消耗比较大,发挥得不太稳定。

  索特曼并不是第一个在穆菲尔德1号洞遭受打击的球手。第一次角逐英国公开赛的美国球手布鲁克斯-科伊卡(Brooks
Koepka)也在1号洞打了8杆,而英格兰名将克里斯-伍德(Chris
Wood)以及两名美国球手巴德-考利(Bud Cauley)、卢克-格思里(Luke
Guthrie)也在这里打出了7杆。

  Per陪我们打的是这个球会比较好也比较难的一个球场,大师球场(Master
Course)。这个球场的前7洞在参天大树中蜿蜒,让我们误以为这是个典型的森林球场。谁知道第7洞一打完,站到第8洞的Tee台上,眼前豁然开朗。这是个落差比较大的3杆洞,洞的尽头就是茫茫大海。下午的北欧阳光明亮地洒在海水上,变成清透的浅蓝色晃荡着。从这一洞开始,我们就进入了一个与前7洞完全不一样的林克斯球场。

  英国本土夺冠的希望之一伊恩-保尔特尽管在1号洞的开球打上了球道,但仍然吞下了柏忌。

  到达的最后一个球场名为Bosjokloster。从地图上看,这个球场周围应该环绕着一个大湖。不过在实际设计中,球场并没有借到湖景,这让人不免有些遗憾。第一遍转下来,感觉这个球场很像是北京的北高,树木参天、球道平坦而宽阔。

图片 1第一洞情况

  挑战瑞典最好的球场

  索特曼赛后说:“我认为我还没有在一轮比赛中以三记开球来启动自己的比赛。一旦我开始开球了,小球就在这里卷入了风里,然后消失了。在那样的开局之后,比赛始终会变得难打,因为这不是你想要迎来英国公开赛的开端的方式。我曾经在圣安德鲁斯的17号洞打
了三记开球,但从来没有在一轮比赛的第一个洞就打了三次开球,因此这并不好。唯一积极的因素是,我打出了79杆,而不是80杆的成绩。”

  让人成仙的古堡

 

  我们到达这个球场的时候正是中午,瑞典南部Skane省的高尔夫球主管Per
Persson正在那里等着我们。Per一看就知道是个憨厚的北欧男子,高大帅气,差点12。

  在今年美国大师赛获得第3名和美国公开赛获得第2名之后,澳大利亚球手简森-戴伊非常想要在英国公开赛上拿下个人职业生涯的首个大满贯冠军。可是他的开局也不理想,在1号洞吞下了双柏忌。

  长草长且密,看得出来是原生的海边植被。进长草区找球,经常会惊动正在那里静养的野兔。野兔不少,我试图想拍下一张图片,无奈它们跑得实在太快了。7、8月的北欧,海风清凉而不刺骨,吹着十分舒服。

  156名选手参加本届英国公开赛,在60名球手率先完成1号洞里,只有4人拿到了小鸟球,其中之一就是交出68杆(-3)佳绩的西班牙老将西蒙尼斯,他暂时排在首轮的前十名。

  从丹麦驱车向北度过著名的跨海大桥,就到了瑞典境内。瑞典最好的球场,几乎都集中在厄勒地区。瑞典出过不少著名的球手,最为知名的两位,一个是女子选手中的大姐大索伦斯坦,一个则是个性球手帕尼维克。

  北京时间7月17日消息,虽然周四早上出发的高尔夫球手们没有在年度第三场高尔夫大满贯–英国公开赛的首轮比赛中遭受大风天气的考验,但是苏格兰的穆菲尔德球场的1号洞却难倒了众人,就连当地球手胞劳爱德-索特曼(Lloyd
Saltman)也用不上熟悉林克斯球场的优势,反而在那个洞打了三记开球,带着+4的成绩离开1号洞。

图片 2

  索特曼就是穆菲尔德所在地区苏格兰爱丁堡土生土长的球手,非常熟悉当地的林克斯球场,今年通过当地的最后选拔赛而挺进英国公开赛。然而,当这位27岁的苏格兰人今天早上踏上447码的四杆洞1号洞时,却遭遇了重挫。

  8、9、10三洞一直沿着海边走,到了11和12洞,又自然地转回森林中。我们之中球技最好的尹锋面对Per,慢慢有了压力。其实通过我们几天的打球,早就发现欧洲的业余球手也许开球距离一般,但短杆水平普遍都实在了得。10码以内的推杆往往能一蹴而就,让人好生敬佩。后几洞的狗腿洞比较多,转弯处经常是一片参天树林。球一进去,可以救出来的缝隙很小。第17洞,尹锋开球进了树林。不过以他80多杆的水平,我们都以为一杆能出来。只听“啪啪”声响了好几回,好一会才见他肩头顶着树叶钻出林子,脸上愤愤的表情让人忍不住想笑。他4杆才把球打出来。

  这个洞的球道很窄,两边是高及膝盖的长草,还有深深的沙坑守卫着。索特曼的第一记开球便“扫”到了帐篷上20英尺高的屏幕边界,第二记开球也传出了“打中一个物体”的声音,结果这两颗小白球都找不到,令索特曼不得不打出第三记开球,还好这一次,他的小球落在球道的右边,可他最终也在这个洞打出了+4。随后,索特曼在3、4号洞连抓小鸟,想要弥补过失,但后来他又吞下了6个柏忌,以79杆(+8)结束比赛,排在100名之外。

  因为国家和地区不同,高尔夫也总被赋予不同的文化与地域色彩。瑞典的高尔夫球场,就似北欧的美女一样,并不艳光四射,却风情内蕴十足。回味起来,仍然让人心驰神往。

  在英国公开赛首轮比赛中,就像赛前的天气预报一样,周四早上的风并不大,但是由于球道窄、长草长、边缘陡峭的沙坑给球手们造成了极大的挑战,穆菲尔德球场还是证明了自己的“危险”。而开局的第一个洞,不负盛名–所有苏格兰林克斯球场最难的洞之一,显得尤为残酷,很多球手都在这里遭殃,而第一组出发的索特曼甚至打了三次开球。

  瑞典的高尔夫球场,就似北欧的美女一样,并不艳光四射,却风情内蕴十足。回味起来,仍然让人心驰神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